景区美文  景区动态  首页

世界前三,石岛赤山占其一

2017-12-5 13:26:59

    世界上有著名的“三大旅行记”,两部在东方,一部在西方。

    东方的两大旅行记:一是中国唐代高僧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二是日本天台宗高僧圆仁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西方的则是《马可波罗游记》。前后两部游记一般人都比较熟悉,而圆仁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则较为陌生。




    圆仁(794-864)是日本佛教天台宗山门派创始人。圆仁从小就受到中国文化和佛教气息的熏陶。由于他“口诵俗典,心慕佛乘”,随后在鉴真再传弟子广智门下落发。15岁登比睿山师事最澄,学天台教义,成为日本天台宗创始人最澄的弟子。此后圆仁追随最澄十四年,为弘扬天台教义而孜孜不倦。圆仁在入唐求法之前,已是日本天台宗的高僧。

    日本仁明天皇承和五年(838),年已44岁的圆仁,以“请益僧”的身份,随遣唐使藤原常嗣入唐,在经历两度渡海失败之后,终登达扬州。圆仁初衷是往佛教圣地天台山求法巡礼,但迟迟未获唐王朝的允准。后在回国途中,遇风飘至山东文登县,遂挂锡于赤山法华院。后得机巡礼五台山,于大华严寺、竹林寺从名僧志远等习天台教义,抄写天台典籍,并受五会念佛法等。旋入长安,住资圣寺,结识名僧知玄,又从大兴善寺元政、青龙寺法全、义真等受密法,从宗颖习天台止观。

    圆仁入唐参学前后历时十年,足迹遍及江苏、山东、河北、山西、陕西、河南、安徽等七省,广泛接触了上至官府要吏、下至僧侣百姓,亲身经历了唐朝的“会昌法难”。十年间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都凝聚在这部日记体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4卷中。

    《入唐求法巡礼行记》成书于日本承和十四年(847),计八万余字。此书以日记的形式,翔实地记述了圆仁入唐求法的行历和见闻。始自日本承和五年(836)六月十三日,终于承和十四年(847)十二月十四日,内容涉及唐文宗、武宗两朝(间及宣宗朝)的朝政史事、州府地理、水陆交通、丰灾气候、市贾物价、民情风俗、牍状书简、佛道争斗、寺院状况以及与日本、新罗的关系等。书中记叙最多最详的,乃是作者沿途所见所闻的佛教状况,如高僧的行业;寺院的规模、职事、田产和日常生活;戒斋、诵经、礼佛和俗讲的仪式;佛教节日;朝廷的佛教政策以及由此引发的重大事件,特别是唐武宗会昌毁佛的始末经过等。这些记载均可补中国佛教史传的阙略,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

    《入唐求法巡礼行记》系汉文写成,自日本明治十六年(1883)在京都东寺观智院发现最早抄本以来,即被尊为日本国宝。日本学界认为此书在“旅行中国的游记中,最出色的一部”,誉为“东洋学界至宝”。1955年,美国着名的东亚学者,曾任美国驻日本大使的赖肖尔将其译为英语。赖肖尔又自撰《圆仁在唐代中国的旅行》一书,同时在美国出版,并被译为德、法两种文字。赖肖尔评价说:“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漫游世界的记录,由于它能够唤起人们的想象力而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巨大的足迹。可是,圆仁的旅行记不仅时到今日几乎没有人读过,而且连他的名字也不为人所知。然而,圆仁却早于意大利人在这个伟大的中国留下了足迹。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在游历上所留下的业绩要超过马可波罗的记录。”世人将它与《大唐西域记》《马可?波罗行纪》被誉为“世界三大旅行记”。国内最通行的有白化文校注本和顾承甫点校本。

在《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保存了不少唐代天台宗发展传播的珍贵史料。




    第一,明确了最澄中国祖师行满的卒年。圆仁在扬州曾遇天台禅林寺僧敬文。敬文为行满弟子,亲见最澄从行满受法。他向圆仁介绍了当时天台国清寺、禅林寺的住僧规模和开演天台教观的盛况,尤其是告知行满卒年距圆仁入唐(838)已16年,据此推算行满卒于长庆二年(822),与最澄同年而寂。《宋高僧传?卷22?行满传》载行满卒于宋开宝年间(968-976),显然是错误的。

    第二,记载了唐代天台宗对韩国(新罗)佛教的影响。隋开皇十六年(596), 高句丽僧人波若到天台佛陇谒见智者大师,求授禅法。此为韩国僧人至台州求法之始。唐代新罗僧人至台州求法,更是络绎不绝。圆仁本想到台州求法而未获批准,只好回国。在归途中“苍天留人”,遇风飘至今山东省荣成市石岛镇北部的赤山南麓,遂挂锡于赤山法华院。

    赤山法华院为新罗人张保皋所筑,是唐代胶东规模最大的佛教寺院之一。张保皋为新罗清海镇大使,为保佑其海运业昌盛,遂在赤山建法华院。因所请僧人属天台宗,《法华经》又是天台宗的根本经典,故名赤山法华院。




圆仁客居赤山法华院长达二年零九个月,使他得以了解当时唐朝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方面的许多情况。更为重要的是圆仁在与新罗僧人交往中,获悉五台山亦有高僧传播天台宗,遂萌生巡礼五台山之举。五台山为中国佛教华严宗的“根据地”,他宗活动史料并不多见。圆仁至五台山后,从天台宗高僧志远、文鉴等习天台教义,并详尽记载了他们在五台山弘传天台宗的活动。为研究唐代天台宗的传播,提供了翔实可信的第一手资料。圆仁回国后,在日本京都小野山以赤山为名,修建了“赤山禅院”。由于圆仁的记载,使赤山法华院名扬海内外,今重建的赤山法华院主体工程,占地5000多平方米,全系仿唐建筑,其布局与《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描述基本一致。

    第三,传播了天台宗的佛教音乐。佛教音乐是佛教仪式的产物,随着佛教仪式发展而发展。日本天台宗是最澄所创立,但日本佛教音乐两大主流派之一的“天台声明”,却是圆仁所创立。圆仁入唐留学十年间,在扬州、登州、五台山和长安等地深入系统地研究了唐朝的佛教法式仪轨与佛教音乐。圆仁在扬州开元寺,适逢智者大师忌日,他详细记录了忌日设斋仪式,并绘南岳慧思、智者大师的影像,回国后于比睿山首开“天台智者大师御影供”,并保持至今。圆仁归国后,仿照唐朝天台宗高僧法照“教在天台,行在净土”的《五会念佛》,制定和规范了“天台宗声明”。在圆仁之前,日本的佛教音乐,主要限于显教系统的“奈良声明”。圆仁所创立的日本佛教音乐“天台宗声明”,实质上是把显密净三宗的佛教音乐“会三归一”的音乐体系(周耘:《天台宗声明考略》;载《中国音乐学》,2001年第一期)。圆仁在传授佛教音乐“天台宗声明”时,把弟子们分成七组。圆仁圆寂后,日本佛教音乐“天台宗声明”,自然形成七个支系。这种“七系并存”现象一直持续到12世纪。

圆仁从中国传入日本的“天台宗声明”,历经一千一百多年,今已成为日本重要的“无形文化财(即非物质文化遗产)”。从1970年起,日本佛教音乐“天台宗声明”,“走出寺院,走上舞台,走出国门”,相继上演于日本东京国立剧场、大阪万国博览会音乐堂、京都音乐厅,巴黎、柏林等艺术殿堂。





    作为日本佛教音乐“天台宗声明”的发祥地天台山,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为整理天台山佛教音乐不遗余力。在《中国民间音乐器乐集成?浙江卷》与《台州民间音乐器乐集成》中,分别收有天台山国清寺佛教音乐七首和36首。并列入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首批名录。为纪念佛教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诞辰1465周年,于2003年10月11日晚,在天台县影剧院举行“礼赞智者——佛教音乐会”,中日韩三国佛教天台宗僧众同台联袂演出天台宗佛教音乐,亦是天台宗佛教音乐的“认祖归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