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新闻  景区动态  首页

石岛很有港城味道,已经插上了奋飞的翅膀

2017-8-26 10:28:53

很小的时候,就听说石岛是个好地方。读初中时,我的一个同学的姐夫在石岛当海军,放假时,她就到石岛她姐姐那儿去了,心中好生羡慕。“文革”期间我上大连,在海港客运站,看见通山东的客船,除了青岛、烟台、龙口和威海,竟然还有石岛,就更认为石岛不一般。其实我不知,石岛当时仅是个公社。直到20多年后的1987年,我才有机会去了石岛。

赤山渔港停泊的渔船/乍暖摄

赤山渔港停泊的渔船/乍暖摄

赤山渔港停泊的渔船/斩云剑摄


第一次去石岛,在我心里引出的反映是新奇和兴奋,甚至还有些感动,回来后我写了篇游记在本市的日报发表了,可仍意犹未尽,心中时时惦念着石岛,总想有机会再去石岛。我真的又去过石岛,并且不止一次,而是多次。我同单位的同事去,我携老同学去,我陪家人、亲戚去,我约最要好的朋友去,简直可以说百去不厌。我们在石岛街上漫步,在西山上游逛,在码头上徜徉,在石岛宾馆楼顶上远眺,我们还走进居民家中探访。每去一次,都有一次新的体验和收获;每去一次,似都加深着我们的亲情和友情。清新、雅致、秀气的石岛,成了我心中不解的情结。

魅力石岛湾夜景/北寒摄

石岛确实是个好地方。没有到过石岛,还不了解石岛的读者诸君,不妨随我的笔到石岛游历一番吧。

石岛归荣成市管辖,在荣成市的南端,西靠土步山,东临石岛湾,典型的“依山傍海”。镇街的建筑就挤在山海之间的狭长地带上。

石岛湾畔的民房、楼房交错密布/斩云剑摄

进入石岛有两条主要通道,一条是从北面经斥山或东山进入,一条是从南面经人和镇进入。我第一次去石岛是从北路进入的,坐在车上向两边看,直觉得伸出右手就可触摸山峰,伸出左手就可撩起海水。就是这么个逼仄的地方,却座落着赫赫有名的石岛。不用说,楼宇房舍便从海边一直排到了山坡。街里两条主要马路,柏油铺就,很平很直,两旁绿树鲜花。街上人车很多,似不少于荣成市城区。街道中有机动车与非机动车的隔离栏杆,主要路口有红绿灯管制,人车各行其道,忙而有序。街道两旁,楼房幢幢相连。楼面为水泥抹就的,皆刷以涂料,或乳白,或鹅黄,或蛋青,鲜明而雅致;更多的,则为当地出产的石岛红花岗岩砌就,新楼粉红,旧楼暗紫。原来这石岛红有一种天然奇趣,刚开采出来色极淡,几近白色,砌房盖楼之后,愈久色愈深,为上等建筑材料。街道两旁,不仅有各种公司、厂家、商店、医院、学校、影剧院,而且门面装璜阔气,大理石、水磨石、铝合金、茶色玻璃,应有尽有。这些在今天看来算不得什么,甚至会觉得陈旧、落伍,但那是在近20年前,改革开放初始,并且是在边远的一个镇子,这就不能不令人刮目相看了。

石岛湾畔的民房、楼房交错密布/赞荷摄

居民的房子则大部分建在西山坡上,错落有致。这里既有独具海边特色的海草房,也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建的砖石瓦房,但更多的是后来建的新房,墙面或是石岛红砌就,或是白灰抹就,其中好多二层楼,那宽敞清爽劲儿,直叫许多城里来的人羡慕不已。改革开放20多年,石岛的镇街建设规模更大(已与北面的斥山镇连在了一起),更上档次,更有“城市味”了。怎么个“城市味”儿?读者诸君不妨想一想秦皇岛的北戴河,想一想青岛的八大关,想一想建在山坡的重庆,再加上一些商业、渔业气息,那便是石岛。

依山傍海/焦学军摄

石岛的西山是应该很好一看的。我第一次到石岛,是冬至前两天,正是水瘦山寒的时候,坐在车上遥望,松青柞黄,岩石嶙峋,心想真是该入画的。后来主人陪同逛西山,更见奇石林立,或成方成片,或孤伶独立,或为人形,或为兽态,情状各异,许多民房便在石中,或曰石在房中。有一叫儿女石的,就在居民区里,突兀高耸数丈,传说欲作母亲得儿得女的,躺在石下,扔上石头不掉的,便可得之。在山腋里,修建了一个公园,有亭台,有曲栏,有竹柏,有桥涵,最难得的,在那高峡里有两池碧水,名曰连理塘,一个极富诗意的名字。西山的景美,不仅在自身,还在其周围的陪景。站在山上举目远眺,石岛镇街,远方的大海,都尽收眼底。昔文登举人张来堂曾有《登石岛西山》诗,曰:

万石嵯峨摩太空,饮溪牛马状难工。

海霞岛雾一千里,尽入虚无飘渺中。

赤山”万石嵯峨摩太空“/黑哥摄

借助先贤雄奇的笔墨,读者可以想见那奇异的景致。但是,我数次登临西山,都是丽日晴天,所见不是虚无缥缈的海霞岛雾,而是蓝天碧海,远山近镇,清新明朗,晃若水洗。那深远辽阔,壮丽瑰美,只恨自己的拙笔无法一一道出。

俯瞰石岛湾/黑哥摄

现在,石岛西山已溶入一个很大的赤山风景名胜区。

面朝大海,眺望未来/刘在宾摄

赤山法华院内的古色古香/张兴摄

这里有茂林、奇石、险峰、平湖,还有极乐菩萨界、荣成民俗馆、世廉雅石馆、赤山禅院和赤山大明神、张保皋传记馆、法华塔和赤山法华院等。法华院建于唐代,是韩国人张保皋所建,日本高僧圆仁法师入唐求法,先后在此客居两年零9个月,1988年重建,是中韩日三国人民友好往来的历史见证,近年来韩日两国旅游者络绎不绝。每次到石岛,我都要到此游览一番。这里四时景色都很宜人,但作为个人,我更喜欢的是秋天,在草木斑斓的色彩中,秋风轻拂,长天如洗,远海近山,独坐一隅,无声无息,不思不想,一直呆下去,不计早晚。此情此景,绝不是“陶醉”两字所能说尽的。

虚无缥缈的赤山仙境/黑哥摄

石岛的出名,主要得益于石岛港,而石岛的发展,也与港口有关。《荣成市志》记载,石岛街─明崇祯年间,各地渔民和商人相继聚居至此,以捕鱼和经商为业,因为这里依山傍海,遍地皆石,故名石岛。请读者注意,《市志》上称这里叫“石岛街”,而不是“石岛村”。我国沿海城镇,多是由沿海村庄发展起来的,而石岛一直称为“街”,可见它不同于别的地方。石岛渔港是我国北方最大的群众性渔港,可供5000条渔船锚泊避风,同时供50对渔船停泊装卸,年水产品卸港量达10万吨。赶渔汛时节,渔船云集,桅樯林立,鱼汤水流,堆金垛银,请想象一下那壮观的景象吧。这里不仅有很大的海产品市场,镇街两旁也排列着许多海产品和渔需品店。所以来到石岛,才能深刻感受到渔业重镇的韵味和气息。

赤山大酒店自助餐的部分贝类/刘小山摄

赤山滨海啤酒篝火欢乐节的烧烤/刘小路摄

赤山滨海啤酒篝火欢乐节现场的美丽女孩/李鹏达摄



赤山大酒店外景/光影魅力摄

石岛商港是山东半岛港口群的重要一港,与我国许多港口有频繁的往来,1989年9月正式对外开放,还辟有多条国际航线。2002年7月,石岛港与韩国仁川港的国际客货运航线开通,人们可以从石岛直接赴韩国探亲旅游。我想,全国有这样开放港口的镇子不会太多。

停泊在石岛湾的小渔船/邵华摄

雾龙缭绕石岛湾畔的赤山/赞荷摄

在石岛街上游览,别错过了天后宫。在沿海,海神娘娘庙尽管很多,但这里是了解石岛渔民生活和精神的一个窗口。赶巧的话,在这里碰上了荣成的渔民节和海会,那就是你的福气,你将领略这里渔民盛大的节日和丰富的渔民文化。天气暖热的时候,你可以到北流海水浴场去挥臂斩浪。如果时间允许,最好能走进居民家中,感受一下居民丰富多彩的生活。这里有从事海上捕捞、养殖或水产品加工的典型渔民家庭,有“人人是花匠,户户有花房”的花村,还有专事奇石收藏鉴赏、剪纸、根雕、书法、绘画的家庭和民间艺人,真可使人大开眼界,增长见识。

赤山脚下的百年花村欢迎您/王盈摄

石岛虽然远隔荣成市区几十公里,却俨然是市区的分部,其镇街规模,大有和荣成市区 “分庭抗礼”的势头。石岛是荣成的名片,凡到荣成的客人,主人几乎都要陪同到石岛游览。这就是豪爽热情的胶东人,对客人要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招待。

东墩村的谷牧传记馆/焦学军摄

上述这些,如果对于沿海的一个大的城市来说,也许是微不足道的,但却发生在一个叫“镇”的地方,就非同一般了。第一次到石岛,我就感觉这哪象一个镇子,分明是一座城市。后来查资料,才知解放初期,这儿就设过石岛特区、石岛市和石岛县。但这几页辉煌很快就翻过去了,长期以来,石岛是作为一个公社或一个镇子存在着,心里不免替石岛感到几分委屈。后来转念一想,名字小点,丰满、充实,也好,人们都愿因名寻实,我们宁肯“实”超过“名”,也别“名”超过“实”,如果起个大而无当的名字,石岛的魅力肯定顿减。君不见,人们现在对那些空洞虚假名不符实是多么地厌恶和痛绝!

赤山凤凰湖生态园的葡萄/李鹏达摄



赤山凤凰湖生态园的网纹瓜/乍暖摄

2005年1月1日,石岛管理区成立,这是低于县级、高于镇级的行政区划,算是为石岛“恢复了些名誉”。石岛管的范围广了,功能加强了。石岛好像插上了一对奋飞的翅膀,人们都期待着它的更加辉煌。在好几年前,就曾有传言说,石岛要作为县一级的行政区划从荣成划出,如果那样,荣成的干部是愿在荣成还是愿在石岛?我问荣成的一个朋友,回答说很多人会选择石岛。区划变动必然要牵扯到干部的大变动,明知几乎没有可能,我心中还是涌起一股兴奋和激动,竟憧憬着到石岛去工作和生活。

备注:本文作者丛培威,写于2013年1月,原文标题“石岛散记”。